欢迎光临珠海市列岛体育文化有限公司网站 请记住我们的永久网址:www.liedaosport.com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繁体中文 | 关于我们
游艇会行业在香港前途何在?

 

大约在25多年前,自涉及参与香港游艇会业概念萌芽阶段发展至2011年的今天,仍有幸身为本地一小撮活跃于业内发展仅存的一份子,我实在感到有点自豪。可是我认为焦虑和失望是今天游艇会业眼下状况,相信业内对香港游艇会业及其设施发展存相同抱负和既订利益的一众同侪,都会和我一样身同感受。大家或者会问,为甚么业内的专业同侪对游艇业会有这样的抱负和寄望,要回答这问题,我们要追朔至香港游艇业距今不太远的发源期,在1990年,当游艇会项目在香港仍是处于很"潮"(潮流时兴)的阶段,我远道从英国回归到阔别十年光景的出生地-香港。

起源

我在香港清水湾乡村俱乐部游艇会履职期间(1989-1990),作为公司的游艇会营运经理,职务的前设是要能就一些航海和帆艇会的知识经验和心得以广东话交流和表达,当时大多数游艇和帆艇会的经理都是驻港的外藉人仕或是国外输入的专才,要找香港土生土长从业于业内的专才皆乏善足陈,一片空白,这情况沿始至今仍是在原地踏步,  2011年为止,据我所知,在香港持有由遍布全球的国际海事学院协(InternationalMarineInstitueAssociations)认定合格的海事经理认证CertifiedMarinaManagerCMM)的本地专才现在只有2位,上述可让读者认知到关于游艇会在香港业内和其从业概况。到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期,如同高尔夫球运动一样,游艇和帆船会,风帆和舟艇运动一般都被认为是在上流社会的外籍人仕和富户坊间的消闲玩意,为求可以享受到此等康消闲活动的乐趣,人们必须加入坐拥和提供相关设施的会所会籍。虽然在当期时已有些成立已久的帆艇会所存在,例如皇家游艇会,西贡白沙湾游艇会和香港仔游艇会,当时提供风帆和舟艇碇泊设施,而与此同时在国外游艇会已有提供的从停车场直接走到船泊「自由上落船泊」并且采用拉泡泊船及桥位泊船形式概念在东南亚及香港仍是个崭新的理念。

沿着这个概念,促进了游艇会在80年代中期的拓展爆发期;如清水湾乡村俱乐部,游艇会,黄金海岸乡村俱乐部、游艇会,在大屿山南部的愉景湾游艇会和西贡的匡湖游艇会全都在此时期如雨后春笋般充斥市场,全都用上全新设计的游艇船泊设施,替当时仍处于有限规模的市场提供了超过700个泊桥位。当时某部份发展的资金是透过私人会籍的会所投资而来的,其它资金来源自地产发展商,发展商主要目标是从其投资相关的游艇会与其地产发展项目相辅相乘,从而达到增值和促销的目的。

这样,结果是掺合了不同船艇设备供货商和营运商的出现,视乎其所在区域,核心业务和远期策略及计划,从而决定日后对其业务发展的最终影响。大部份设施为保持船艇泊位有一定程度上占用率的收入而挣扎求存,为的是赚取可持续其营运成本的收支平衡,更谈不上为未来供设施作新的开发的资金了。接着将至的转变为香港游艇和帆艇会带来莫大的冲击及影响,主导了这行业今天所处的经营环境。

1997年香港回归至今

如我之前在本文章里所提及关于设施的地理位置和历史的变迁,对引导往后游艇会将来业务结果在此段动荡期间占了很大比重,本人从事会所和游艇会行业22年的职业生涯给我提供了管理一些在香港最优秀游艇会设施的机会,以致我见识和洞察到核心业务原则被应用在于私人会所和会籍会所之间的差异和变调。从而容许我将我对这行业的观察建基于我个人在此时期与政府、业内专业人仕和客户之间交涉的多方经验。

1997香港回归中国大陆对香港的影响,引来许多香港人莫大关注,回归后香港前途未卜,而触发了当时港人和驻港外籍人仕坊间大批移民潮。此举明显地对游艇会和游艇俱乐部行业带来冲击,因大多数的会籍都从这批外流人仕而来,会籍随移民潮而流失情况在2000年前仍未有改善。在此期间,随着政府决定在1999年迁徒当时位于九龙城的香港启德国际机场到北大屿山赤蜡角新建的机场设施,这对其中位于南大屿山的一个艇会设施-愉景湾游艇会有着十分正面影响。

很多为香港国泰航空和港龙航空执勤的机师都会享受风帆和舟艇作为消闲活动,此举致「艇上住家」生活方式在驻港外籍人仕坊中盛行和与日俱增,见到他们很多不是从清水湾就是从西贡搬迁到愉景湾来,为了方便靠近其工作地点,这结果导致了艇会不单是会籍销售倍增的昌盛期,更为其设施带来全占用率,「艇上住家」令设施保持全占用水平2011年的今天,更重要的是这为艇造业创造了「船屋」/中国帆船式设计游艇建造的需求,在往后十年,重新带动和激活了位于香港仔之前仍在挣扎求存的造艇业。

2002初起,香港爆发了(SARS)传染性非典肺炎,接着在2003年发生了全球经济危机,这类事故对游艇和游艇会行业有直接影响,从而在限制业务上发展扮演了重要角式,虽然香港要从此等危机中恢复元气,但这不代表前景全是一片惨淡的,因为香港人一向都给证明是坚的,从危难中会很快恢复过来,事实上,这时随之而来有证据显示,受聘于跨国国际公司机构在港工作的专业人仕复增,以及早前移民外国的港人回流返港工作和居住,此等人仕重新缔造了对游艇、风帆活动和游艇俱乐部的生意额大大提升。

2003年到2006年间,经过冗长的程序,政府审批了艇泊浮桥项目建造工程的申请,数个较小规模的船泊项目分别在香港游艇会,西贡白沙湾游艇会和皇家游艇会落成启用,这些项目规模没有早年所见的庞大,艇会之间提供少于200个船泊位,但这基准证实和评估了对游艇设施需求在香港有上升趋势。上述三个艇会的船泊位项目当时最初推出时已被超额认购,全占用率一直持续到今天,现在,尚有大批会员登寄在长长的候选单上轮候求得船泊设施。

与此同时,环顾香港周围的游艇设施营运商和游艇俱乐部,他们都在经历现有艇主和有意欲购新船的买家对游艇碇泊,拉泡和游艇泊位需求的增长。那读者或会好奇的想为甚么这会形成一个难题呢?只要不假思索地添建更多的船泊设施不就解决供求的问题了吗?所有这样的项目发展都要向政府申请,经过审批才可以付诸实行,在许多案例中,营运商们坐拥政府租给他们地皮作康乐设施用途,甚至如果项目资金源自私人部门或自船泊商或自游艇会以及不需要政府资助,这些项目都需经过政府审批。在这里就埋藏了一个似是而非矛盾的伏线。香港「回归」以后几个年头,香港政府一直被公众批评对海岸线管理失当,以及在前海拓展位置容许很多地区用作行车高架,天桥和地产开发用途,同时亦有对政府「填海政策」的批评。因为游艇设施开发往往关联到挖土、堆填和结合前海发展,这都是所有普罗大众敏感的争议,所以政府往往偏向拒绝任何;那怕是需要跟以上三点其中一点敏感争议扯上关系的拓展和再开发项目申请。

以上限制不幸地引证了在最差的时间交点上和蒸蒸日上的游艇设施和与游艇消遣玩意挂勾的行业背道而驰,导致香港由舟艇碇泊,拉泡,帆艇泊位甚至到储存快艇的干坞此等设施奇缺,整体上,整个舟艇业拥有众多顾客的供应链-上由卖家、中间商下至代理都无一幸免,购买前都需要确认艇泊和储存设施有着落,不然,欲购船艇的客户都不会承诺购买。所有的艇泊营运商和游艇俱乐部,都有会员等分配所需艇泊设施的加长版轮候单,其中有些会员已等了超过六年了。面对这等状况,艇泊和游艇业短期内恐难找到可行的方案来解决这个难题。

一个由业内专业人仕组成的团体曾要求香港政府关注上述问题而作出过努力,香港一向都以其成为亚洲「世界城市」引以为荣,但自80年代在东南亚领头开发游艇,艇泊行业以来,似乎现在已停滞不前而给其它周边国家如星加坡,泰国和更明显地被中国近年迎头赶上,中国在过去十年来实施了许多游艇会艇泊的开发,全都得力于中央政府的支持来鼓励任何流入中国的投资。你或者会评论说:「是的,我们都见证过二十年前中国引进高尔夫球,看现在又如何?」,但高尔夫和近期的游艇会项目显著的差异的是:国内游艇设施项目的位置全部离香港家门不远,都位沿广州南边,深圳东边的海岸线,珠江口和海南岛,这都会为香港的艇会业市场带来冲击和影响。中国已从过去的错误汲取了教训,务求成功,国内必需投资于专才来帮助去发展、建设和管理这些游艇艇泊会所项目,从而达到这些艇会业专才发挥追求迈向国际水平的目标,让他们引进及实施更需要的海上安全网,整套服务范筹和必备条件,以及可供长远发展的可持续性计划,主力成为供游走于东南亚之间路线的国际访客和艇主来访的目的地。香港有可能在短期内把所有余下的人材和游艇会业专才流失到国内这些若不是已经上线和计划短期内快上线的发展中游艇会小区里,情况会就如香港的酒店业流失其高级和中层经理到澳门和国内去一样。

在未来五年估计中国游艇工业发展迅速,香港游艇行业又如何?

现在有些计划,有些讨论和满天谣言关于有新的游艇艇泊开发项目的可能和正被考虑,「在哪?甚么?为什么?和怎样?」正是我们一连串的问题。得到所有这些解决问题的答案的时侯会不会已经太迟?曾几何时我们曾支持在香港需要有个让普罗大众能负担得起公共游艇会设施,这如香港赛马会为推动高尔夫运动建设了赛马会西洲公共高尔夫球场一样。现有对游艇会设施的需求正是成熟时机去打造这类形的公共游艇设施,去帮助这行业提供一个暂时折衷的解决方案,,让香港政府接纳及讨论游艇会意见了解更多暂时折衷的问题,更让现有游艇会能扩充现有设施更为上策,来满足市场在这方面需求。

在这里我想给“绿色环保团体”一些意见,在游艇艇泊设切开发建造施工期一定会给环境生态起初带来冲击,但长远来说,将来对附近海洋生态和周边地区的环境带来的益处会是深远的。过去二十年来,国际先进科技用于艇泊业系统设计和发展有着长足进步,许多案例这行业带头研发可循环再用的物料用于现在艇泊系统所处的恶劣环境,现在全球各处地方可找到很多“绿色”艇泊会,由当地政府主导要求,都要采用最先进的“环保”科技来运作,对重建曾一度失落海洋生态环境成为健康的系统,游艇会在这方具有正面的影响。在这方面在香港可以找到许多很多例子如清水湾游艇会,自从引进了游艇会之后,之前在这里很多做维修保养致海水污染的船坞,现在都改造成在艇会内的储艇设施,区内水域和甚至远及白沙湾的水质有着明显改善。

在没忽略艇泊业的需求情况下,香港政府可以立法贯切实行 “绿色艇泊会的开发”,我们与政府之间应展开更多对话和沟通来了解问题的征结所在,相信百分之九十的问题可迎刃而解,不然,当之前所堤及国内新艇泊发展落成之后,香港政府实施建设及落成后,或会发觉再没有香港本土的人才资源去营运和管理已太迟了。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